汽车芯片荒后迎来“电池荒”:焦急等待 加速扩产

时间:2021-08-06 16:48:41       来源:车东西

汽车的芯片荒还没有结束,就又迎来了动力“电池荒”。

段时间关于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荒的传闻不断增加,前有宁德时代公开表示自己一直被催货,后有何小鹏去工厂蹲货的传闻,甚至央视财经频道都进行了报道。

而国内外知名的新造车企业也都强调了这一点,蔚来李斌曾表示,动力电池和芯片的短缺限制了蔚来汽车产能,而在 7 月份汽车的销量成绩出来之后,蔚来方面也再次强调了供应链的问题。

特斯拉对于电池的需求更大,目前已经和多家动力电池企业都建立了合作关系,马斯克更是放出豪言:动力电池企业生产多少电池自己就购买多少电池。另一方面特斯拉内部现在也已经在进行 4680 电芯的试生产了。

事实上,动力电池企业的动作也能对这件事看出一个大概,今年以来,国内的几家动力电池企业如宁德时代、比亚迪、中航锂电、国轩高科甚至蜂巢能源都在国内疯狂签合约建厂。电池企业的动作,也似乎在宣告动力电池荒确实存在。

那么动力电池的短缺程度究竟如何呢?主要是什么原因导致的?车企和电池企业是如何应对的呢?为此,车东西联系部分车企和电池企业内部人士,得到了一些真实的答案。

网传动力电池短缺,部分车企早有准备

在新能源汽车时代,动力电池已经成为了必不可少的关键原材料了。但段时间,关于动力电池短缺的说法一直在流传,甚至有媒体报道称,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为求电池,在宁德时代蹲守一周的消息,不过这一消息后来被何小鹏亲自出面否认,何小鹏接受第一财经记者独家采访时称,此报道不实,他也是从新闻中看到的。

但这样的传闻也或多或少反映了新能源汽车确实存在一定程度的电池荒。

不过目前各个报道上关于电池短缺的情况众说纷纭,真实情况究竟如何并不清晰,为了研究明白目前动力电池短缺究竟到了何种程度,车东西日前与多位汽车和动力电池行业人士进行了交流,得到了一些一手信息。

车东西首先跟一些车企方面的人员进行了交谈。虽然小鹏汽车最早传出电池短缺的消息,但车东西在向小鹏汽车方面求证的时候,对方回复称“目前并没有这个消息,以官方信息为准。”

在刚刚过去的 7 月份,小鹏汽车售出了 8040 台新车,环比增长 22%,同比增长了 228%,打破了单月交付记录,从中也能看出来小鹏汽车对于电池的需求确实在提升,但订单是否受到电池的影响,小鹏官方并未说明。

而蔚来方面则很早就透露了对电池的担忧,今年 3 月份李斌曾表示,今年二季度电池供应将遭遇最大瓶颈。“电池和芯片(短缺)将限制蔚来的月交付量至 7500 辆左右,这种情况会一直持续到 7 月。”

就在几天前,蔚来汽车公布 7 月份共售出了 7931 台新车,在公布了销量之后,蔚来汽车企业传播高级总监兼公关总监马麟在个人朋友圈表示:“前 7 月超去年全年了,100 度电池马上上量。挪威交付也不远了。就供应链产能不太能满足要求。”

但至于马麟所说的供应链究竟是动力电池还是车载芯片还不得而知,不过有媒体报道称,虽然蔚来开始交付 100 度电池,但目前多个门店内均表示无货。

就在期,车东西还采访了一家跨界造车公司的人员,该公司员工表示,目前报道来看确实存在动力电池短缺的问题,而他们公司在 2020 年就已经备了库存,所以今明两年都不会受到电池短缺的影响。

车东西进一步询问其库存是指提前向电池企业预定了产能还是直接购买了产品在仓库内存放,对方回答是两者都有。

车东西也向一家传统车企方面进行了询问,但得到的答复为目前还没有受到影响。

从跟车企的接触来看,似乎目前的动力电池并没有遇到短缺的情况出现,多数车企的电池供应都没有遇到问题。但要客观来看这件事的话,并不能简单的通过车企方面的说法来判定,电池企业的说法也很关键。

电池企业直言产能不足,材料供应商赶工

车东西在和车企交流的时候,也向部分动力电池企业内部人士进行了请教。

宁德时代很早就向外表示了动力电池产能紧张,早在今年 5 月份宁德时代的股东大会上,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就表示“客户最催货真的受不了了。”

车东西向宁德时代求证时得到的回复是“曾总公开场合有表态”,也算是确认了这一信息。进一步询问后,车东西了解到目前宁德时代并非所有的电池都存在短缺的情况,目前主要是高端电池产能供不应求。

宁德时代是国内高镍三元锂电池的主要供应商,也是 NCM811 电池的主要供应商,宁德时代方面所表达的高端电池极有可能是指这种电池。值得注意的一点是,目前蔚来所采用的电池大部分都是 NCM811。

国内动力电池黑马企业蜂巢能源方面也向车东西透露目前动力电池存在产能不足的情况,今年的产能已经被预定了。

车东西向国轩高科方面询问后,也得到了目前动力电池产能不足,且现有产能已经被预定的消息。此前网上有国轩高科方面的员工透露称,为确保下游重点客户的电池供货,生产基地正在加班加点的赶工。

另外,据媒体公开报道称,今年 5 月份,亿纬锂能在一则公告中披露公司现有工厂和生产线已满负荷运转,但预计一年将持续处于产品供不应求的状态中。

比亚迪期也在加大对原材料的购买力度,也似乎是为了加大产能而做的准备。

动力电池企业产能吃紧,相应的也影响到了上游原材料企业的工作状态。

赣锋锂业是国内排在前列的锂材料供应商,和多家动力电池企业都有直接的合作关系。赣锋锂业电动力电池工厂品质部总监黄敬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曾表示:我们从开年到现在,基本上是没有停产,一个月的话,基本上是 28 天满负荷在进行生产。”

综合车企、电池企业、原材料供应商的回应来看,基本上可以断定新阶段动力电池确实存在短缺的情况,有一些车企提前布局,保证了现阶段的电池供应,还有一些企业则受到了电池产能吃紧的影响。

事实上,动力电池短缺并不是些年才出现的新问题,那么为何最一段时间这一问题变得更加突出了呢?

新能源市场超预期,原材料涨价明显

与芯片短缺的原因类似,动力电池的短缺也跟市场的暴涨分不开。

中汽协数据显示,今年前半年,国内国内新能源汽车乘用车的生产情况为 121.5 万辆,同比增长 200.6%。

其中有 114.9 万辆新车为新能源乘用车,同比增长幅度达到了 217.3%,而这其中纯电动车型为 95.8 万辆,同比增长 255.8%,插混版本为 19.1 万辆,同比增长为 105.8%。

另外还有为 6.7 万辆新能源商用车,同比增长 57.6%,其中纯电动商用车产量为 6.5 万辆,同比增长 64.5%,插混商用车产量为 0.1 万辆,同比下滑49.9%。从这些数据不难看出,今年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火热情况,无论是纯电动还是插混都出现了大幅的增长,市场整体增长更是达到了两倍。

再来看一下动力电池的情况,今年上半年,我国动力电池产量累计为 74.7GWh,同比累计增长 217.5%。从增长上来看,动力电池的产量也有了不少的提升,但是动力电池的产量是否足够用呢?

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计算,以乘用车的动力电池容量为 60kWh 来看。乘用车的电池需求量为:985000*60kWh=59100000kWh,即 59.1GWh(粗略计算,结果仅供参考)。

而插混车型的电池容量基本上也在 20kWh 左右,以此来推,插混车型的电池需求量为:191000*20=3820000kWh,即 3.82GWh。

纯电动商用车的体积更大,对于电池容量的需求也更加大,基本上可以达到 90kWh 或 100kWh,由此计算,商用车的电池需求量为 65000*90kWh=5850000kWh,即 5.85GWh。

粗略计算下来,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至少需要 68.77GWh 动力电池,而整个上半年动力电池的产量为 74.7GWh,数值相差并不算大,但这还没有考虑已经预定了动力电池但还没有生产的车型,如果将数值相加,其结果甚至有可能会超过动力电池的产量。

而另一方面,动力电池原材料的不断涨价,也限制了电池企业的产能。公开数据显示,目前电池级碳酸锂主流报价在 8.5 万元-8.9 万元/吨,相比年初 5.15 万元/吨的价格上涨了 68.9%,相较于去年的 4.8 万元/吨,更是增长一倍左右。

氢氧化锂的价格也由年初的 4.9 万元/吨,涨至目前的 9.5 万元-9.7 万元/吨,上涨幅度高达 95.92%。六氟磷酸锂的价格已经从 2020 年最低的 6.4 万元/吨涨到了 40 万元/吨左右,价格涨了超过 6 倍。

安证券数据显示,上半年,三元材料的价格上涨了 30%,磷酸铁锂材料的价格上涨了 50%。

也就是说,目前动力电池领域主要的两条技术路线都面临着原材料涨价的情况,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也在股东大会上谈到了动力电池原材料涨价的情况。原材料的价格不断上升,也会对动力电池的产量产生不小的影响。

此外,动力电池领域的产能提升也并不容易,建设一座新的动力电池工厂需要耗时 1 年半到 2 年左右,而且还需要投入数十亿美元的资金,短期内产能扩张并不现实。

而动力电池行业还是一个高壁垒的行业,对技术门槛的要求比较高,为了保证产品的一致,很多车企都会向头部的玩家下订单,这也就导致头部的几家电池企业拿走了超过 80% 的市场。相应的,头部玩家的产能也决定了行业的产能。

短期来看,动力电池短缺的情况还可能会一直存在,不过好在车企和动力电池企业已经在寻找解决办法了。

建厂投矿,电池企业都没闲着

对于电池企业来说,产能和原材料是急需解决的两个问题。

现在几乎所有的电池都在积极的扩大自己的产能情况。宁德时代此前接连在四川和江苏投资了两大电池工厂项目,投资金额达到了 420 亿元,而在四川宜宾投资的电池工厂将会成为宁德时代最大的电池工厂之一。

此外宁德时代还有宁德车里湾锂离子电池生产基地项目、湖西锂离子电池扩建项目,以及在青海的一个电池工厂都在推进。根据规划,到 2025 年,宁德时代的动力电池总产能将会提升到 450GWh。

而比亚迪也已经在加速布局产能了,目前重庆工厂的刀片电池已经投产,年产能在 10GWh 左右,比亚迪还在青海建设了一个电池工厂。此外,比亚迪方面还计划在西安、重庆两江新区建设新的电池工厂。

据比亚迪方面的规划,预计到 2022 年包括刀片电池在内的总产能有望提升至 100GWh。

另外一些电池企业如国轩高科、中航锂电、蜂巢能源也在加快产能的规划。国轩高科在今年 5~6 月,分别在江西和合肥投资开工建设锂电生产项目,按照国轩高科方面的计划,这两个电池工厂都将会在 2022 年投产。

国轩高科方面预计到 2025 年,电池产能能够提升到 100GWh。中航锂电的在今年 5 月,接连在厦门、成都和武汉投资了动力电池生产基地和矿产项目,准备到 2025 年将电池的产能提升到 200GWh。

今年 4 月和 5 月,蜂巢能源分别在马鞍山和南京签署了动力电池项目,根据官方数据显示,蜂巢能源在马鞍山的动力电池工厂年规划产能为 28GWh。5 月份,蜂巢能源又与南京市溧水开发区签订协议,计划投资56 亿元在该区建设总产能 14.6GWh 的动力电池生产基地。

此外,蜂巢能源已经拥有了常州工厂,还在加紧建设遂宁工厂。按照蜂巢能源的规划,也将会在 2025 年实现 200GWh 的产能。

通过这些项目不难发现,动力电池企业目前正在疯狂的扩建产能,粗略计算到 2025 年,这几家企业的产能将会达到 1TWh。一旦这些工厂全部投产,那么动力电池的短缺潮将会得到有效的缓解。

在扩建产能之外,电池企业也在进行原材料领域的布局。宁德时代在去年底宣布拿出 190 亿元投资动力电池产业链企业。今年 5 月底,亿纬锂能联合华友钴业在印尼投资建设了红土镍矿湿法冶炼项目并成立公司,按照计划这一项目年产约 12 万吨镍金属量和约 1.5 万吨钴金属量的产品

国轩高科则和宜春市矿业有限责任公司设立合资矿业公司,也加强了上游锂矿资源的布局。

而一部分车企也开始自产动力电池的计划,大众集团正在自研标准电芯,同时布局磷酸铁锂电池、三元锂电池、高锰电池和固态电池,计划到 2030 年,再去全球建设 6 座工厂,实现 240GWh 的产能。

海外媒体报道称,奔驰也正在计划自产动力电池。

除了自产电池,现阶段,车企也和多个电池供应商建立了合作,确保电池来源丰富,尽最大可能缓解动力电池短缺的问题。

结语:动力电池短缺会是一场持久战吗?

经过上面的深入调查分析,我们通过采访调查和粗略的演算可以发现目前动力电池确实存在着一定的短缺情况,但是也并未全面影响到了新能源汽车领域,很多车企还有一定的备货。

而造车动力电池出现短缺的原因,主要跟新能源汽市场的暴涨分不开,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的销量比去年同期增长了 200% 左右,增长幅度非常明显,这也导致了电池企业短时间内产能难以跟上需求。

目前动力电池企业和新能源车企都在想办法来解决电池短缺的问题,最主要的措施还是电池企业进行产能的扩张,而产能的扩张则需要一定的周期。

因此短期来看,动力电池会出现供不应求的情况,但长期来看,随着动力电池产能的逐步释放,动力电池的产能会不会超过需求也并不确定,有可能未来会出现供过于求的情况,而这也可能是动力电池企业有节奏扩张产能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