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家走上制造“超级人类”之路:脑机接口远不止于此

时间:2020-06-19 10:26:08       来源:极客公园

科学家通过人工智能可以让机器更像人,反过来,他们也在尝试让人与机器更紧密地完成融合。

1924 年,正值清末民国初期,列宁逝世,苏联人民为了纪念这位革命领袖,将圣彼得堡改名为列宁格勒。同一年,在苏联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时的敌对国——德国,一位叫汉克斯·伯格的医生,第一次在人类的大脑上发现了一种体征信号——脑电信号。

通过脑电信号,可以将大脑里的活动转换成电子信号进行读取,至此,人们找到了从神秘的大脑里获取信息的渠道。

那时,汉克斯·伯格可能还没有意识到,基于他的发现,几十年后,世界各地的顶级实验室会探索一种叫「脑机接口」的东西。

生活在今天的人们会说,如果人工智能的核心是让计算机拥有像人一样,看得懂和听得懂的能力,那么「脑机接口」可能会让人类本身变得更强。

这种「更强」可能是让残障人士恢复正常,可能是超级人类,甚至可能是永生。

「潘多拉魔盒」已开

回到 1969 年,一只猴子成为了脑机接口的第一个实验对象,它标志着脑机接口技术正式成型了。不久后,美国国防研究局迅速组建了脑机接口技术的研究团队,国家机器对其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

然而,接下来的 40 年,脑机接口作为一项极其前卫的技术,并没有走出实验室。这项技术放到今天来看,依旧十分超前,当时的科学家们艰难地探索着如何将人脑和电脑进行连接。在一次次的微小进步的积累后,2009 年,美国南加州大学的 Theodore Berger 教授做了一项实验,他在一个老鼠的大脑里面放上了一个能够进行神经记录和刺激的芯片。

然后,他把这个老鼠放在笼子里面,如果它去吃左边的东西,就电它一下,后来这只老鼠就不再去吃左边的东西了,而选择右边。慢慢地,这只老鼠开始自动地到右边吃东西,证明它产生了记忆。

随后,Theodore Berger 把这个芯片从这只老鼠放到另外一只从来没有去过这个实验场景的老鼠的大脑里。结果,这个老鼠自动就跑到了右边的地方去吃东西,永远不去左边。

这意味着,记忆是有可能被移植的,从一个老鼠移植到另一个老鼠身上。那么,如果实验对象是人呢?

一位叫 Bryan Johnson 的美国商人对此非常感兴趣,他想,如果记忆可以被移植的话,意识是否同样可以被移植呢?

美国科学哲学家希拉里. 普特南曾提出过一个名为「缸中之脑」的假想:如果将大脑浸泡在一个充满营养液的缸里,将脑的神经末梢连接在计算机上,这台计算机不断向大脑发送信息,包括「感觉」这样的信息,那么大脑就会认为自己活在真实的世界里。

Bryan Johnson 想到,如果可以把人的意识移植到水缸里,像「缸中之脑」一样的话,那人类是否也就是获得了某种意义上的永生了呢?

或许是抱着这样的期待,Bryan Johnson 找到 Theodore Berger 教授在 2016 年共同成立了脑机接口创业公司 Kernel。在同一年,Elon Musk 投资的脑机接口公司 Neuralink 也低调成立了,Musk 表示,「如果你不能打败机器,那么就成为机器。」

与此同时,斯坦福大学的研究员们成功实现了让一只猴子通过脑机接口连接到电脑进行「意念打字」——每分钟 12 个。

也是在这一时期,除了前面提到的采用侵入式方案的公司,诞生于哈佛大学的脑机接口团队 BrainCo 更是尝试将「非侵入式脑机接口」技术带入到日常消费电子领域。顾名思义,「非侵入式脑机接口」就是不需要在脑袋上特地开一个装芯片的洞,但敏感性会弱于侵入式脑机接口。

脑机接口的潘多拉魔盒似乎被打开了。此后,世界各地的脑机接口创业公司陆续诞生,将这项前卫的技术正式带入到了商业化的探索期。

最近的「未来」在 2019 年 7 月份,Elon Musk 召开了 Neuralink 成立 3 年后的第一次发布会。那时,他们同样效仿 Theodore Berger 教授在老鼠身上完成了侵入式脑机接口的实验。Elon Musk 在发布会上公布了四项技术:

一、电极,用于与大脑的某些区域进行连接,需要做开颅手术;

二、类似「缝纫机」的机器,能够快速地把很多电极扎到大脑里;

三、超低功耗、高性能的芯片。Musk 放言,该芯片可以解决任何大脑,还可以用于恢复视力、听力和四肢运动;

四、算法。

从 Elon Musk 公布的技术成果,我们也可以看到一套侵入式脑机接口方案的构成。同时,这些也是侵入式方案目前面临的几大难点。

竞争对手 Theodore Berger 教授表示,Kernel 公司在将这项技术推向健康人群之前,会更多对癫痫患者进行测试,帮助其恢复,以及帮助老年痴呆症患者提高记忆力。这也意味着,具备超强记忆力的「超人」可能会首先在患者中出现。

不过,这依旧是一种相对遥远的「憧憬」。最近的进展是,前不久,在巴特尔纪念研究所的帮助下,一位叫 Ian Burkhart 的四肢瘫痪的人,通过脑机接口实现了运动功能和触觉的同时恢复。

这是瘫痪治疗领域里程碑式的壮举。

过去,因为一场事故,Ian Burkhart 的脖子以下,都是去了知觉。在 2014 年,Ian Burkhart 鼓起勇气决定参与到巴特尔纪念研究所的脑机接口项目中来——在自己的大脑上开个洞,植入一颗芯片。而后通过头上的芯片连接计算机或者智能辅助义肢。

他们可能走在了制造“超级人类”的路上

通过脑机接口,Ian Burkhart 的大脑可以直接和计算机、智能义肢产生连接,并发号指令 | Bloomberg

在团队不断地改进算法以及 Ian Burkhart 的 6 年的坚持之下,他终于能够控制右臂的活动和触觉。

除了这项最新的科研进展,NASA 更早之前就在通过脑机接口技术训练他们的宇航员,提升他们的注意力、专注度,进而提升他们的工作效率。打个比方,过去 4 个小时能做完的,之后可能 1 小时就可以了。

不过,脑机接口的想象空间绝对不止于此。

脑机接口一方面正在「打开」大脑里的秘密,让生物体内的数据更多地被捕捉到;另一方面,它可以连接到比人脑更强的超级计算机,也可以连接上比人体更强的机械。

正如马斯克所言,脑机接口只是他希望 Neuralink 能实现的一小步。从长远来看,他希望开发一种可以实现人类与 AI 之间「共生」的设备。

这很容易让人联想到电影《阿丽塔》、《攻壳机动队》、《黑客帝国》里的主角们。

电影是科幻的,但也是我们遇见未来的一面镜子。究竟,我们何时会走到那一步?在中国,超级人类的「研制」已经到了什么进度?中国脑机接口公司在全球排在什么位置?哪些人已经用上了脑机接口产品?脑机接口又将如何改变人类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