股权、人事变动“后遗症”仍在 2019年浙商基金亏损超1000万元

时间:2020-03-26 09:20:08       来源:中国网财经

上市公司2019年年报进入密集披露期,多家基金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也随之曝光。截至目前,已有11家公募基金公司2019年业绩出路,其中9家实现盈利,2家净利润亏损。浙商基金就是这两家亏损基金公司之一,2019年也是浙商基金连续第二年净利润亏损。

2019年浙商基金亏损超1000万元

2019年权益类基金整体均取得不错的收益,超额收益明显。在基金赚钱效应明显增强的大背景下,大部分基金公司也实现净利润增长,其中大型基金公司净利润增长明显,也有中小基金公司成功扭亏,但依然有基金公司深陷亏损泥潭。

浙商基金是目前仅有的两家2019年净利润亏损的基金公司之一。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2019年浙商基金实现营业收入1168.66万元,净利润为-1066.75万元,公司总资产26954.70万元,净资产9342.38万元。

数据显示,浙商基金已经连续两个年度亏损。2018年中报显示浙商基金净利润亏损1097.72万元,2018年年报显示浙商基金净利润亏损2134.75万元。2019年中报显示浙商基金净利润亏损953.16万元。在基金赚钱效应明显增强的大背景下,浙商基金虽然未能扭亏,但亏损幅度明显下降。

浙商基金净利亏损减速同样源于权益类产品规模增加。数据显示,2019年浙商基金共有9只新基金发行成立,其中偏股混合型基金两只、增强指数基金1只,另有1只混合型基金转型为增强指数基金。其中新成立的三只偏股混合型基金合计首募规模11.79亿元。

另据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末,浙商基金旗下普通股票型基金份额较前一年增加5.78亿份,混合型基金规模较前一年份额增加18.06亿份。

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年末,浙商基金总管理规模265.67亿元,在140家基金公司中排名69位,管理规模排在中游。但2017年1季度时浙商基金总管理规模曾超600亿元,前任总经理离职后浙商基金管理规模一落千丈,公司业绩也由赢转亏。

股权变更、人事变动拖累浙商基金

2015年后,基金公司尤其是新成立的基金公司在不具备强大投研实力的背景下,依靠机构委外资金做大公司管理规模成为一条捷径。

浙商基金成立于2010年10月,和众多银证保系基金一样,浙商基金也是含着“金汤匙”诞生的,股东包括浙商证券、通联资本、养生堂和浙大网新集团,但浙商基金成立前五年也如其他“80后”基金公司一样并未取得太大的成功,直至2015年。

2015年3月,公募基金行业“泰山北斗”、原博时基金总经理肖风加入浙商基金,同年8月,原博时基金副总经理、机构业务董事总经理李志惠加入浙商基金任职总经理。有了肖风这个大“IP”和深耕机构业务多年的李志惠加盟,浙商基金管理规模迎来大发展,管理规模从2015年末的22.19亿元,至2016年末管理规模已增至106.56亿元,一年之内管理规模增长近5倍;至2017年6月末管理规模再次迅猛增至577.52亿元,半年时间规模再度增长5倍。短短一年半时间,浙商基金管理规模激增26倍之多。和其他基金公司相似,浙商基金规模蹿升也要归功于货币基金规模迅速增长。

但2017年10月28日,浙商基金发布公告,总经理李志惠离职,副总经理聂挺进接任总经理一职。两天后,浙商基金再次发出公告,管理着旗下11只基金的基金经理吕文晔离职,将帅相继出走,也成了一个分水岭,浙商基金管理规模在此后数年间也一蹶不振。

一位基金业内人士表示,人事变动只是表层原因,股权变更引起管理层人事变动或许是规模大起大落的主要原因。

证监会公开信息显示,浙商基金成立之初共有4位股东,分别为浙商证券、浙江浙大网新集团、通联资本以及养生堂,均持有浙商基金25%的股份。然而2014年8月14日,浙商证券和养生堂捆绑转让浙商基金50%股权,通联资本终以4.14亿竞得浙商基金50%股权,此次拍卖后通联资本最终持有浙商基金75%的股权。不过,此次股权变更在之后的5年里却一直未落地。

2020年1月22日,证监会官网发布关于核准浙商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变更股权的批复。批复显示,核准浙江浙大网新集团有限公司、通联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将所持公司全部股权合计50%转让给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转让完成后,浙商基金股权结构为: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和养生堂有限公司分别出资7500万元,出资占比均为25%;民生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出资15000万元,占比50%。此次股权变更完成后,浙商基金将成为“保险系”公募基金公司的新成员。

与头部基金公司相比,浙商基金等众多中小基金公司和新基金公司依赖机构委外资金迅速做大规模,但随着机构资金偏好转变和流行的新规施行,机构资金辗转腾挪造成了众多中小基金公司规模大起大落。

而2018年后,公募基金行业竞争日趋激烈,渠道尤其是银行门槛不断增高,渠道在推荐新基金时更加青睐明星基金经理、优秀的过往业绩、清晰的品牌辨识度,还有部分公募基金大佬离职创业成立的新基金也公司也因“流量明星”效应迅速做大了规模和影响力,而这却成为很多中小基金公司翻不过去的一道“高墙”。

此外,相比头部基金公司,中小基金公司产品线过于单一,公司支柱产品规模出现滑坡,此类基金公司必然挣扎与盈亏平衡线之间。(记者 常实 张明江)